• 1
  • 2
  • 3
 
 
首页 > 天山学子 >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七十八团,生活着一群哈萨克族牧民,畜牧业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产业和主要经济来源。每年11月前后,为躲避寒冬,牧民要携带牲畜转场到100多公里外的草场。然而这一路并不容易,由于战线长、路途险,团场在“冬窝子”必经之路上设立一些牧点,他们称之为“点家”,哈萨克族党员努尔江·吾任太的家就是“点家”之一。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1/18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四师七十八团,生活着一群哈萨克族牧民,畜牧业是他们赖以生存的产业和主要经济来源,为保证牲畜的成长和繁殖,牧民们世世代代随季节变化而转移草场放牧,被称为世界上搬家最勤的民族。每年11月前后,为躲避寒冬,及时为牲畜提供优质牧草,哈萨克族牧民携带自家牲畜转场到位于团部东南部100多公里外的博孜阿德尔冬草场,这里是七十八团最好的天然冬草场,可利用草地120万亩,哈萨克族人称它为“冬窝子”。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2/18然而,去往“冬窝子”的路并不容易,途中要翻越海拔近4000米的冰大坂。冰大坂上有厚厚的冰层,终年积雪不化;没有路标行进艰难,一次转场时间最长要一周,还要随时面临狂风、雪崩的威胁。由于战线长、路途险,团场在“冬窝子”必经之路上设立一些牧点,他们称之为“点家”,为往来牧民和牲畜提供接待、暂住并保护草场。哈萨克族党员努尔江·吾任太的家就是“点家”之一,他的家在团部以南60公里、海拔2300多米大山深处的阿尕西库拉,被过往牧民称为高山牧道上补充给养的“兵站”,努尔江就是“兵站”里的“保护神”。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3/18从上世纪70年代起,努尔江父亲吾任太·热汗拜响应团党委号召,来到大山深处的阿尕西库拉为连队“看点”。1983年,年仅10岁的努尔江跟随父亲生活在这里。1990年,努尔江开始接触“点家”工作。1992年,由于身体原因,吾任太退休。“点家”离不开“看点人”,连队先后安排四任“看点人”,深山的寂寞、工作环境的恶劣、工作内容的艰难,让他们最长不超过半年就相继离开,连队为“看点人”人选一筹莫展。此时,努尔江提出要接父亲的班,吾任太只有心疼,“真的太苦了!” 山上生活艰苦,不通电,只能靠太阳能发电;没有自来水,只靠山水、泉水,甚至将冰化成水使用,“但我告诉他,你既然选择留下,这么多年攒下的口碑,不能在你这里丢了,再辛苦都要坚持,不能辜负组织的期望,你要更好的为牧民们服务!”吾任太说。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4/181993年,努尔江正式成为“点家”负责人。26年来,努尔江坚守高山牧道,守护一方转场牧民和牲畜的安全。1996年,努尔江成为团场正式职工。每年转场前,他总是第一个来到“点家”,冒着生命危险在冰大坂踏雪开路,树立路标,为过往的牧民和牲畜指引前行方向;牧民和牲畜遇到危险,他会第一时间出现救他们于危难;无论多晚,有牧民来投宿,他和妻子都会热情起身烧茶做饭,用最好的草料供他们的牲畜食用;牧民的牲畜掉队了,他用自家优质草料喂养并如数奉还;牧民粮草短缺,他免费提供不收分毫……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5/18“好人”,是牧民们对努尔江的评价,这些无偿付出的背后,除了团场每年补贴的5000元,努尔江不知道已经“搭进去”多少,“看到牧民们安全转场,我心里就高兴。他们感谢我,我心里就踏实。”努尔江说。金钱上的付出对于努尔江来说已是家常便饭,而时刻面临的危险让他记忆犹新。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6/182008年11月,地方牧民提前转场时发生雪崩,牧民的80只羊和2头牛全部被埋在雪中,努尔江得知消息立刻组织人员前往营救,最终挖出一些活畜,为牧民减轻经济压力。2012年,冰大坂暴风雪频发,开路工作异常艰难。12月15日深夜,两个牧民骑着的马突然陷进雪窝中拉不出来,此地海拔3850米,气温零下30多度。山高寒冷,深夜还有狼群出没,马匹面临诸多危险,“马主人提出要留下,可我担心他们半夜看马不小心睡过去就会冻死,我在这儿这么多年,比他们有经验。”努尔江决定,让牧民们骑自己的马回“点家”休息,他留下来看护马匹。他把留下的皮大衣和皮枕披到马身上给马保暖,为防止自己身体被冻僵,他一晚上不停地来回活动探路,整夜未合眼。幸运的是,马匹最终被救了出来。供图/刘建 赛力克波力·库万德克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7/18“我看不得牧民们的牲畜遭遇危险,这些牲畜对他们来说几乎是经济来源的全部。”努尔江说。这样的危险和援救经历过多少次,努尔江已记不清了。有人粗略统计过,26年来,努尔江用自己的双脚踏雪开路上万公里,被他救出的牲畜50000余头(只),经过他这里的牧民达2000多人次。努尔江得到了牧民们的信赖,有他在,牧民们就安心,远远地看到努尔江家的房子,心里就觉得踏实和温暖。供图/刘建 赛力克波力·库万德克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8/18努尔江刚结婚时家里一穷二白,但他和妻子勤劳能干,借助团场出台的各种优惠政策,日子很快有了起色。目前,努尔江家有存栏牲畜800头(只),年收入10万元左右,成了远近闻名的富裕户。但他心里始终放不下那些有困难的人,无论是本团连队的牧工,还是附近乡村的牧民和林场的工人,谁家有困难,努尔江知道后总会想方设法的帮助。艾尔坎·艾外尔汗和别格孜牙·布拉汗夫妇住在努尔江家隔壁,以前家里只有两间土房,面积很小,住着一家四口人。艾尔坎天生言语残疾,工作不好找。家里牲畜只有一头牛,两三只羊。经济来源靠几只牲畜繁殖卖钱和低保。他们的小儿子患有言语残疾,为给孩子治病花了不少钱,更是雪上加霜。努尔江得知消息后,便逢年过节送去几百块钱,平时还送去面粉和清油,缓解艾尔坎一家生活窘境。中国网记者 伦晓璇 摄

【边疆党旗红】天山冰雪牧道引路人

采集侠   2019-07-05 05: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