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
  • 2
  • 3
 
 
首页 > 德育管理 > 心灵驿站 >
回归心灵原乡:华莱坞电影生态意识扫描
 

【摘要】面对自然生态系统紊乱与人类精神生态失衡的双重危机,生态主义以及生态电影理论的引入成为我们反思当下生态文化与生态意识的契机。正因为如此,借助生态电影的阐释策略,结合媒介地理学、媒介生态学理论扫描华莱坞电影中因自然生态紊乱与精神生态失衡而带来的生态反思,从对现代性的思索、对生命本质的探究、对人性的呼唤、对美丽乡村的想象以及对宗教伦理的回归五个方面考察华莱坞电影中的生态影像,从而为华莱坞电影研究开创一个由生态入手的新视角,同时也为我们维护生态平衡、捍卫精神信仰提供力量之源。

【关键词】华莱坞;生态电影;媒介生态;媒介地理

一、引言

英国学者布赖恩·巴克斯特曾写道:“在意识形态的天空,生态主义是一颗新星。”[1]当下用生态学原理与方法去研究媒介现象与传播问题已成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方法,同时也是研究电影的新路径。之所以在电影研究中关注生态,一方面在于近年来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生态屡遭破坏,在天灾人祸的侵袭蹂躏下人类开始权衡自然生态的力量,开始反思复杂的“人—地”关系,同时也试图在人与自然的角力中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电影作为艺术与技术的结合体,理应承担起解救自然生态危机之责任;另一方面,随着“媒介弱智”所带来的信息匮乏、信息污染等问题,人类的精神生态系统同样也面临着情感淡漠、思维迟滞的迷茫与恐慌,电影对人类心灵回归及生命抚慰的表达也蕴含着电影艺术对人类的终极关怀。因此,面对自然生态系统紊乱与人类精神生态失衡的双重危机,生态主义以及生态电影理论的引入成为我们反思当下生态文化与生态意识的契机。“生态运动的兴起使我们进一步意识到,所有的事物都是相互联系着的,我们应当同我们的总体环境保持某种和谐。”[2]生态意识的觉醒为人类敲响了警钟,人们借电影来反思与批判现代文明、重新定位人类在自然生态秩序中的角色、关注人类心灵的交流与文明的传承、回归生命最初的信仰与失落的原乡,试图透过影像还原生命的质朴与纯净、重塑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本真。

生态电影理念起源于20世纪70年代,它借由生态文学、生态批评的灵感走进人们的视野。简单来说,生态电影“是一种具有生态意识的电影。它探讨人类与周围物质环境的关系,包括土地、自然和动物,是从一种生命中心的观点出发来看待世界的电影”[3]。生态电影理论进入国内电影研究领域的时间不长,然而华莱坞电影中的生态意识、生态哲学已然成为一种事实,不断发酵的华莱坞生态影像或直接或间接地阐释着属于“华人、华语、华事、华史、华地”[4]的生态学思想,《可可西里》《红河谷》《正负2摄氏度》《那人那山那狗》《超强台风》《三峡好人》以及近几年的《狼图腾》《静静的嘛呢石》《无人区》等,这些影片不仅蕴含对“华人—华地”关系的忧思,同时也在挖掘人与人、人与内心的对话,洞察自然与精神生态背后的人文价值与双重危机爆发的同根性,揭示人类中心主义以及人与自然对立的二元结构所带来的危机,以求得一种天地人和谐与共的新世界。有学者认为:“1984年,国际生态电影节诞生,标志着以生态为主题的电影已经成为电影界的一种题材类型。”[5]本文认为生态电影尚不足以成为一个独立的电影类型,它更多的是一种批判策略,是我们考察与扫描华莱坞电影生态意识的新角度,它是华莱坞电影人在影像实践中有意识地根据社会现实聚焦人与自然以及人与自我生态状况。因此本文对生态电影理论的运用将侧重于透过构成生态电影的镜头语言与美学特质来分析华莱坞电影中的生态意识,借生态电影的阐释策略扫描华莱坞电影中因自然生态紊乱与精神生态失衡而带来的生态反思,这不仅为我们研究华莱坞电影开创了一个由生态入手的新视角,同时也为我们维护生态平衡、捍卫精神信仰提供了力量之源。

二、研究发现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巴赞、克拉考尔为代表的写实电影理论与纪实美学风格的引入,促进了大量纪实风格影片的出现,这使得一直以来信奉“人定胜天”的人们开始重新考量“人—地”关系以及人在生态秩序中的角色定位,也让长久围困于城市、缺失精神信仰的现代人透过自然景观及人文景观的影像呈现感受心灵涤荡。

(一)现代性迷思——天灾与人祸

在人与自然关系的问题上,自古以来华人坚守着“人天并立,互有其位”“和实生物,同则不继”“负阴抱阳、刚柔得适”“执两用中、中正平衡”[6]的生态平衡观与循环观,人立于天地间就应该回归、回馈、呵护、关爱天地,与环境保持祥和融洽的关系,然而西方工具理性的引入与现代化进程的加速让物质生产与物质文明在自然生态间加速扩张。在严厉的生态制约下,华莱坞电影的目光再次回到了人类认识世界的永恒命题上:人与自然生态的关系。电影通过塑造人物与环境的交互作用,通过展示原生态的景观与故事传播生态观念,具体来说,主要有以下两种表现类型:

一是反映由现代化及工业化发展引发的生态问题对人类生存的威胁。继影片《红河谷》《黄河绝恋》《紫日》后,导演冯小宁拍摄的《嘎达梅林》不仅秉承了其影片画面美而让人震撼的一贯风格,同时还原了影片创作之初的生态意识。《嘎达梅林》讲述了20世纪70年代前蒙古族英雄嘎达梅林为了保护草原生态平衡和牧民生存空间,率领牧民英勇反抗的故事。影片既涵盖了民族英雄的成长历程,也包含了嘎达梅林领导人民抗争的艰辛,同时穿插了主人公感人的爱情线索,然而这些矛盾的最终聚焦点其实是捍卫科尔沁草原的脆弱生态与牧民为生存而进行的抗争。蒙古草原壮丽令人震撼的水土风情与终究化为黄沙的荒漠景观构成鲜明对比,环保成为驱动影片的内在情节。影片中嘎达梅林的反抗失败并非是最让人扼腕叹息的,现实中科尔沁草原化为黄沙与牧民的生存绝境才是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更为残酷的是,人们依旧变本加厉地开发森林与草地、过度放牧与采挖药材,在“人类中心主义”的引导下逐渐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土地。在残酷的生态惩罚面前,人类的生态意识被迫转换为一种生存意识,这是极具警示意义的。在原始的自然生态面前,具有东方古老情调与神秘韵味、富有顽强独立性与异质性的自然景观成为西方他者觊觎的对象。美国电影学者斯格特·麦克唐纳认为生态电影具有“延长的凝视与注意力”[7],而在以上影片中我们确实能透过舒缓的节奏对影像中的自然景观保持长久的注意力,在冥想式的影像体验中领悟自然生态的静谧与超然,全身心的影像体验需要一双经过训练的双眼,从朝夕相处的自然生态中经历从陌生再到熟悉的过程,在被影像驯化的景观中体会来自生态意识的启迪。

采集侠   2019-06-12 11:23